【长城·悦览】张家口著名画家钱宗飞:厚土与乔木

如果一座城市里的著名作家、书法家、画家、戏剧家、摄影家……影响了人们的思想, 给了人们丰厚的文化基础,催生了人们的进步,这便是永远挥之不去的城市魅力。

生成培育文化艺术家的环境和土壤极其重要,钱宗飞就是张家口本土成长起来的著名画家。

多年来研究的大写意人物画、动物画,在全国、河北美术界很具影响力,钱宗飞的艺术成就确是河北美术界屈指可数的著名画家之一。

一座城市的影响力, 是由政治、经济、文化的综合因素构成的。通常人们会更多的关注政治、经济的进步和发展,而文化艺术的厚薄决定着一个地方总体的文化底蕴和精神储藏的内动力。 如果这座城市是厚土,那么钱宗飞就是在这片厚土上生长起来的高大挺拔的乔木。

“我为画画流的汗不比种田农民的少。”一位卓有成就的画家,绝非是绘画本身的拳脚功夫,他具有坚实的造型能力、综合文化修养,顽强的治学精神和社会体验。

钱宗飞出生于张家口阳原县泥河湾山脚下一个“有问题”的农民家庭,少年时赶上了 “火红年代”受到过学大寨的教育,学会了在泥里、水里、冰雪里求生存,早年经历了“炼狱”的重生。青少年时,在样板戏年代发现了绘画的光亮,凭借着超人的顽强毅力狠下苦功,成为县城里有为的年轻人。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钱宗飞考入张北师范学校美术科学习绘画。在工作期间又自费到中央美术学院、北京画院深造。1998年加入原《民兵史画长卷》创作组,开阔了视野,为日后的创作铺就了厚实的道路。

2000年婉拒了深圳市委宣传部《画说深圳》创作之邀,毅然留在张家口,开启了他草原创作的艰苦探索。

钱宗飞经过深思熟虑, 他把目光放在了内蒙古大草原,那里广阔的天地,低垂的白云,珍珠般的马牛羊群,粗犷雄浑且厚重的牧人生活敲击着他的灵魂。

内蒙古大草原的题材逐渐成为钱宗飞最为痴迷的课题。多变的天地与流动的人和动物,转换成为钱宗飞神奇的审美表述和追求。方、刚、粗、大,便是他们的性格特征,这也是他在画面中选择粗线的由来。蒙古族是色彩纷呈的民族,他们崇尚的色彩,不同于其他民族,不碎叨、不小气、不俗套,具有华贵大美的审美品格。这又是钱宗飞画面中的施用强烈彩色的来历,绝非是空穴来风。

钱宗飞研究草原人物, 也研究马、牛、驼、狗,他们是构成草原绘画的不可或缺的审美元素。 钱宗飞渴望他们能通过自己的指尖,鲜活地腾跃在宣纸上,给观者带去美的信息。

蒙古草原的特殊情景告诉他,使大笔,用尽量粗的线勾画自己骨子里的形象。他惊奇于笔墨中的干、湿、浓、淡变化对情绪的依赖,任性情的发挥,所有积蓄在一刹那中得以宣泄,在以我为主体的表达系统中组织节奏、秩序施以纯粹的单色,往往会取到意外的效果。这使他的画风迅速地向《天际一横》走来。

“作品 《天际一横》, 不是为2009年全国美展量身定做,也绝非逢迎捧场,它只是原题材系列中的一件作品而已。它是我想画的东西,是我的真心倾诉。”钱宗飞坦言。

中央美院教授刘金贵看了钱宗飞的《天际一横》,从上海打电话给他:“钱宗飞画得太猛烈了,哪儿来的如此大的胆量,大大地推动了中国画的发展。”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画家李乃宙说:“钱宗飞弄懂了中国画的本质规律,走上了一条快车道。因此,他的画具有鲜明的艺术风格和当代性。

“我这个人简单实在,也可与愚昧老实同义,可是画起画来却是个‘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人,已有的果实还没捂热乎就想着另一块未开垦的土地。”

全国美术作品展览, 是由中国文化旅游部、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每五年一届的全国大展。从第九届到十三届全国美展,钱宗飞作品连续五届入选,其中第九届中国画作品 《民兵史画长卷》局部获得金奖,他是建国50年来,河北省第一位捧回金奖的人,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十一届获提名奖,十三届获进京展览,是河北省唯一一件送展的中国画。《民兵史画长卷》全卷110米X2.48米由国家博物馆收藏。中国画《七月流火》入选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

后来钱宗飞豁然明白这仅仅是一个“造器”的开始,一件真正的好器从器型的设计到每一个部件的雕造都要大气精工,任何一点瑕疵都会带来整器的伤害。

他陶醉在书法艺术的空间里。 书法的造型、线条、笔墨、虚实、黑白、空间、大小结构通过抛弃可见世界的描述而寻找纯粹化的精神表现,中国画又直接将书法演为画法,书画互为贯通,所谓“触类旁通”,他的眼界从酣畅淋漓的书法作品投向更广阔的天空。

“我不愿意追随名家的脚印,任何一个小环节都要自己领悟,作画时得意于信手写来的快感和急中生智的多变与偶得,也陶醉于在上好宣纸上呼唤笔墨特有的味道,捕捉意料之中或意料之外的意象境界。”钱宗飞不满足于绘画中的生活再现,于是做起了笔头功夫,在不同的碎纸片、 纸头上,用铅笔、钢笔、圆珠笔开始默写,后来用毛笔在册页上直接概括提炼笔墨,这是一个自我质问、自我否定、自我寻找的重要过程。在简化人生中的诸多繁难, 弄清人生本质的同时,也许弄清了绘画的本质。

“我不敢说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只是这么画很痛快。研究创作草原和蒙古族主题的大写意绘画,已成为我此生要做的一个重要课题。”中国画的“当代”问题缠绕我很久,我自以为它不是简单图式,是对当下生存环境折射出的精神境界之样式与古人的不同把握,我试图在我的作品中不断探索接近它……(记者 郝莹玉)

1989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在卢沉、贾又福、田黎明、胡明哲、赵宁安、李铁生、李乃宙、崔晓东先生指导下,学习中国画艺术;

1998年应邀加入原《民兵史画长卷》创作组,元帅为作品题名,作品创作历时近两年,与于长江、陈嵘、吴涛毅合作完成;

1999年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举行由原政治部、总政治部、群工部等单位主办的《民兵史画长卷》(110m×2.48m)展览; 同年12月《民兵史画长卷》(局部)入选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获金奖,中国美术馆收藏;

2001年《民兵史画长卷》(另一局部)入选中国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 中国美术馆、中国画研究院主办的《百年中国画》展览(1901-2000年间,含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等550位中国画家作品);

2008年中国画作品《七月流火》入选中国文联、北京市人民政府、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土豪扔掉的紫檀边角料只要发挥所长一辈子都不用愁!
Next post 风水知识:旺财的房屋风水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