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必看:明代瓷器上的宗教纹饰

明朝初年,藏传佛教显密双修,见行并重,仪轨复杂, 像设繁多,传入汉地所展现的文化符号清晰地有别于传统。

其器腹部绘轮花,出自佛教中八吉祥,也称佛门八宝。、法螺、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盘长;其中为首,亦为佛法代称。

在古印度,轮为农具,也为兵器, 佛教借“轮”喻法,表示佛法无边,摧邪显正。一般为八个轮幅,代表八正道,圆圈代表佛教教义完满。将美化为花形图案,在永乐首现,宣德时有所变化,轮幅变肥,更像花瓣。

另件永乐青花缠枝花卉折沿洗,外绘常规缠枝花卉,内绘如般的图案形花卉,每瓣肥阔,内饰杂宝。杂宝自元出现,用意不甚明确,形式多种多样,灵芝、双角、方 胜、银锭、犀角、珊瑚、火珠、法螺、双钱等等,无固定格式, 与佛教并无紧密关联,用途随意。此洗正中所绘题材带有宗教气息,应为宗教场所使用之器。

该罐佛教意味浓厚,腹部缠枝莲花八朵分别托住八吉祥,上下绘变形莲瓣纹,此时的莲瓣已明显不是八大码,主瓣叠压副瓣,尽可能地将装饰纹象形化。这种莲托八吉祥纹样永宣起开始风靡,虽在明清两朝时多时少,但从未间断。

台北故宫亦藏有多件宣德青花莲托八吉祥作品,其中八吉祥排序为轮、螺、伞、 盖、花、鱼、罐、长,与前例稍有差异;

该盘盘心绘莲花带房,莲房又称莲 蓬,储莲子之处,外壁连绘两组莲托八吉祥,依次均为轮、螺、伞、盖、花、鱼、罐、长,这种装饰实不多见。

该罐极为特殊,罐盖内及罐内均写汉字“大德吉祥场”五字,此件瓷器深受乾隆皇帝喜爱,在丁观鹏绘制的《是一是二图》中居视觉中心点。

莲花在佛教中有重要含义,故莲花纹碗亦为常见器物,该碗莲瓣双层。这类莲瓣莲子碗对后世影响很大,清朝康雍乾时期多有仿制。

明中叶瓷器上的宗教纹多了些内容,不再单单是佛教题材,教相关纹样在正德朝开始集中出现。

成化青花已摆脱明永宣窠臼,居盘心,其余七件均布四周,体现了佛家八宝以为首的原则。

台北故宫另藏有成化青花梵文碗、盘,梵文仍采用兰札体,不过书写已明显不如宣德工整浑厚;正德时期官窑大量出现阿拉伯文字瓷器,学术界一直颇为费解,此现象是否完全与教有关,还是与文化有关,需要多方论证。

明朝总体上推崇佛教,但对其它宗教如中前期的教,后期的道教都采取包容之势;尤其对教,朱元璋感念开国元勋中的常遇春、胡大海、冯国勇、蓝玉、沐英、冯胜、丁德兴、华云、李文忠等文臣武将,登基后敕命在 南京建寺,并赐名“净觉寺”。

时至明中,明武宗朱厚照曾写过《御制尊事诗》: “一教玄玄诸教迷,其中奥妙少人知。佛是人修人是佛,不尊 却尊谁。”

最为新奇的是正德皇帝还有一个教名字,叫妙吉敖兰,这是阿拉伯语的译音,意为的荣耀。

这些迹象表明正德官窑出现阿拉伯文字瓷器肯定不是偶然。该盒图案布局零碎,非常化,开光处书写阿拉伯文。

正德青花阿拉伯文烛台,以阿拉伯文字为装饰主体,书写《古兰经》 箴言,显然是寺供奉之用;

阿拉伯文书写的箴言,多是赞颂或儆戒之语,已经非常图案化,自然融入中国瓷器的装饰之中。

该青花插屏署“大明正德年制”款识,插屏画面圆中以菱形开光书写阿拉伯文《古兰经》,此段文字为《古兰经》第72章第18—20节:“一切寺,都是的,故你们应当祈祷,不要祈祷任何物。

到了明嘉靖时期,信奉道教的世宗,极好长生之术,此时朝廷道教风气极重,反映到瓷器之上为由里及外的道家气息。

该瓶道教内容丰富,道教的云鹤,道教的八仙人物,以及葫芦的造型,都在传递着道教的文化。嘉靖朝因为上有所好,葫芦造型的瓷器风行。

明嘉靖,青花芝桃仙鹤符箓纹盘,高8.1厘米,口径57.5厘米,足径41.7厘米。

另一件大盘盘心设一符箓,凡人不识,符箓是道教中的一种法术,民间常说的“画符”即为此。符箓布置在中心,群鹤翔舞,向心于中,烘云托月般将道教法术恰到好处地体现。

该瓶上人物背剑,应为八仙之一吕洞宾,肩部饰八卦,两件作品都 将八卦装饰在上半部,可见重视。

希望对藏友有所帮助或者引起你的一些小兴趣。少走弯路,关于民间藏品的出手想必藏友们都会有疑问和顾虑,但是还是要尊重藏品的客观事实,实事求是,以诚相待!你的一份认可才是重要的。

国内一线拍行送拍(嘉德,保利,翰海,全国国有文物商店交易会)藏品征集(yelin10723 叶老师)

征集项目: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当代书画、油画雕塑、古董珍玩、紫砂艺术、铜炉佛像、瓷板画、印章、玉器等;(钱币、邮票勿加,暂不征集)

收而不研者俗,藏而不鉴者傻,以藏学师者德,以藏悟心者美,以藏缘友者雅,以藏养藏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从明朝官服的形制与图案观其丰富的文化内涵
Next post 浅谈明代天启瓷器见识与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