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聊聊梅瓶和玉壶春瓶宋瓷女神的励志传奇

为啥要这两个瓶子一起聊?原因很简单,它们都是古代陶瓷的经典之作。嗯…..这样说好像有点不负责任。

其实是,这两种瓶子就像一对“孪生姐妹”,它们最早都属于酒器,古人聚餐宴饮的时候,它们常常形影不离。并且,无论是烧造时间和流行时间都基本相同,最终,它们都从酒器转变为花瓶和观赏瓶。

梅瓶和玉壶春瓶最早出现在唐代,玉壶春瓶的造型是从唐代寺院里的净水瓶演变而来,定型于北宋。ps:净水瓶长这样,如下。

那时,玉壶春瓶承担着盛酒器的作用,梅瓶因为体积较大,多用作贮酒器,前者承担着酒壶的作用。

在古人宴饮活动中,梅瓶在距离倒酒饮用这一环节时,中间还要隔一道器物—执壶。也就是说,要先将梅瓶中的酒放入执壶中,在摆宴席的时候,将执壶和盏托、劝杯等器皿配套使用,才可以饮酒。

梅瓶放置在桌子旁边的矮架上,宋金时期的梅瓶大多如此放置,或直接置于地面上。

玉壶春瓶则可以充当执壶的角色,直接与盏托、劝杯等配套使用,做斟酒器之用。这一点同样在宋金画作或壁画中有所反应。

收藏于大英图书馆的《诗选集》第40页插图“庭园宴席”,中间描绘了两只玉壶春瓶放置于矮桌上,有一侍女手持另外一只玉壶春瓶作斟酒状。

描绘了侍女手持玉壶春瓶的形象,与另外两个侍女并排站列,后者手端劝盘、劝杯及瓜果。

其实梅瓶的得名到现在仍然有争议,普遍的说法是因为瓶口小,适合插梅花,所以叫梅瓶。

据考证,梅瓶在唐代之前不叫瓶,北宋时期,梅瓶被做“壶”,“瓶”,“坛”,反正就是一种酒的容器的意思,两宋时期,梅瓶还被称为“酒经”和“经瓶”。

当时“讲经”也叫“讲筵”,讲完经后,皇帝要招待大家吃喝,当时的酒就是装在这样的瓶子里,所以它又叫“经瓶”。到了近代,一是讲筵制度废弃了;二是瓶子的功能发生了变化,文人喜欢用它插梅花,所以它的新名字就叫“梅瓶”。

为啥说这两瓶子是孪生的,因为它们不仅烧造和流行时间一样,就连最终定名的时间都差不多。

玉壶春这个名字,被用作器物的确切名称也是在清代,这一点从清宫造办处的档案中便可揭晓答案。

清代学者陈浏在其著作《雅》中,也明确记载以玉壶春称作器物的定义:“状似美人肩,而项短、腹大、口颇侈者,曰玉壶春”。“玉壶春瓶”的叫法也由此而来。

但“玉壶”二字的出现是要早于宋朝的,“玉壶春”三字连用,最迟,在元代就出现了。

《水浒传》第三十七回“及时雨会神行太保,黑旋风斗浪里白条”讲:“酒保取过两樽玉壶春酒,此是江州有名的上色好酒”,可见,玉壶春是一种酒的名字。

唐代司空图的《诗品·典雅》中有“玉壶 ,赏雨茆屋;座中佳士,左右修竹” 的句子。“玉壶”四字在这里的意思是用玉壶去买“春”(“春”指酒),玉壶指玉制的壶或是指如玉一般的青瓷壶;看来,是后人用“玉壶”来附会玉壶春瓶了。

在宋代,陶瓷的器形几乎包括了人民日常生活用器的大部分:碗、盘、壶、罐、盒、炉、枕、砚等等,其中最为多见的是玉壶春瓶。

玉壶春瓶是宋瓷的典型器物,在宋朝的定窑、汝窑、耀州窑、磁州窑烧制较多,其流行地区广,沿用时间长,宋以后历代各地窑场均有烧制。

从现有的资料来看,梅瓶和玉壶春瓶从酒器转变为花瓶和观赏瓶的时间也差不多。

梅瓶从酒瓶向花瓶的转变,与宋金时期赏花饮酒的风尚有关。除了插花,梅瓶有时作为纯粹的观赏器。当梅瓶主要作为实用性盛酒器而大量使用的时候,一些品质较高的古代梅瓶被古玩化。

到了明代,梅瓶的装饰功能被大大的强化,实用功能逐渐被淡化。清代以后,梅瓶已经被称为“瓶之王”,“这说明梅瓶充当插花器或观赏器的模式已经延续了几百年”。

饮酒是蒙古族的风尚,特别是在元代,流行一种蒸馏酒,酒精含量高达30度,饮用如此烈性之酒就要配合容量适宜的玉壶春瓶。因此,玉壶春瓶的烧制不但没有衰减,反而增添了一些新样式,迎合不同的消费需求。

到了明清时期,玉壶春瓶的功能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已由原来的酒器转化为插花和陈设功能。但在此之前,已出现关于玉壶春瓶可能做为插花功能存在的线索。

北宋词作家曹元庞所著《临江仙》有这样的描述:“青琐窗深红兽暖,灯前共倒金尊,数枝梅浸玉壶春……”,这里所讲的玉壶春虽然不能肯定就是瓷制的玉壶春瓶,但至少为玉壶春瓶作为插花器使用提供了一种可能。

明万历图书《元明戏曲叶子》有图为证,在一张作画的桌子上摆放一只玉壶春瓶,并插花。

在近千年的传承中,梅瓶和玉壶春瓶随着人们的生活习惯、社会风俗、审美取向的变化而改变,从最初的酒器逐渐演变为具备插花和观赏功能的陈设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羊年黄金:怎么投资最保值
Next post 上海电气拟收购巴基斯坦电力公司K-Electric控股股份 – 南方电网